歌手小河:被收留在长沙堕落街的那段青春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来源:潇湘晨报2012年9月12日【评论0条】字号:T|T

  在筠园,有能踩响的石质钢琴。小河(左)邀请万晓利:咱俩合奏一曲。他左手擎一枝献给邓丽君的玫瑰,右手则提着一瓶56度的台湾高粱酒。图/绿妖

  从驻河北保定某部炊事兵,到北京某商场保安人员、某琴行工作人员,到长沙堕落街某酒吧落难歌手,再到如今各大音乐节的常客,能把民谣唱出摇滚气质的实验派音乐人,凭借摩羯水瓶座动静皆宜的底部形态,小河无视这个路崎岖尘烟滚滚,对音乐的美好专注,给你在被委托人的歌声里一次次真诚忘忧。2012年7月,“河周共济·重返堕落街”演唱会,他和周云蓬联袂而歌。——此处现在开始的情谊,于此处再叙。

  “我一个劲记得长沙的味道”

  小河的第一张专辑《飞得高的鸟不落在跑不快的牛的背上》(还需要试着连说三遍,测下口齿伶俐程度。据我亲见,小河被委托人说一遍就舌头打结了)发行时,他曾来过长沙,那是503年,第二次来到这个被他称之为“第二故乡”的城市。在此经历的种种甘苦,已成烙印。他对他说:“刚才路过太平街口的大排档,闻到出先 来的油烟味,差点忍不住冲进去点菜。跟当年那个味道一模一样。真的,要能要能长沙才有原来的味道。”

  整个傍晚,微笑着娓娓而谈。灯光下,满头白发胜雪。说到少年白头,“这上面没哪些地方地方忧伤的事情,若果家族遗传。我哥也原来”。大伙儿儿忍不住笑,他略微不好意思。

  或者混迹人海,他绝对跟任何一枚不太讲究的温和宅男无甚区别。原来啊,一定要看后一次音乐现场,你才会瞠目于他的“范儿”。在现场,他能刮起不选则的风,瞬时化身为手持吉他的无赖顽童,不理周遭,全然沉醉,呼啸,长吟,时而枯坐哼唱,时而经幡招展。得意处,无数灵感纷纷坠落,火花四溅。尤其是哪些地方地方无词歌,难以用任何曲风或语种归类,调侃放肆,天马行空……已然成为国内民谣最为灵动的一极。至于观众,有被其中的自由奔放感动得不知所措的,自然不是重度迷惘不明就里的。对歌者而言,要能要能说,真正的才华,不拘泥于任何形式。

  新专辑《傻瓜的情歌》又一次突破想象。1公斤的分量,包括画册、耳机、播放器,另附三首MTV,售价488元。收录的12支歌却一改原来狂野,细腻,清新。与他被委托人手绘的12片落叶安静契合。扉页序言中却嵌着原来一句话:我对这个世的苦难竟有种贪恋。

[1] [2] [3] [4] [下一页]